「蓝色潮牌网」

【三农资讯】互联网美丽乡村(精准扶贫)分析

  美丽乡村是近年来中国农村建设中的热点词,不仅仅是响应了城市人群回归乡村寻找自然美与纯朴乐的新时尚需求,更是顺应了农村人群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向往,自然而然地成为官方语境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最新样板。

  对于美丽乡村意境的描述,最让人回味无穷的是习总书记的经典名言:“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顺其自然的山水风貌和不忘根本的人文情怀,那是大家心目中最温暖的新农村环境写照。

  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永远是值得探索的主题,打造美丽乡村也概不能外。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互联网+在城市早已深入人心,但在农村还处于起步阶段,大多数人们对互联网+的印象仅在于淘宝村、淘宝户等带动起来的农产品电商。互联网+美丽乡村的模式、具体应用都在探索中。

  精准扶贫是现阶段美丽乡村建设中的关键重点。不仅在边远地区有贫困人群,而且在发展条件较好的先进地区中,也存在贫困人群,为了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精准扶贫已经成为国策。但在许多地区,精准扶贫的方法手段仍在沿用旧的方式,而互联网+的方式,伴随新的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移动信息终端、大数据、云计算等等新内容,正好切合精准之义,必将为精准扶贫带来新风。

研究意义

  研究互联网+美丽乡村(精准扶贫)意义,在于研究应用互联网手段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尤其完善对贫困人口精准扶贫的模式、方法、手段及效果评测方法。在技术层面,推进智慧乡村建设,其体系包括但不限于美丽乡村大数据+基础系统+应用系统,在理念层面,通过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互联网精神改变乡村层面政府管理系统、社会管理、文化系统和经济系统。

现有框架

  现有美丽乡村基本框架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

  现有互联网+美丽乡村也即利用互联网+的手段在美丽乡村基本框架的五个层面发挥作用,但是在整体上,仍然缺乏紧密关联的互联网+应用系统。村务系统方面,除了政府推进的部分试点系统外,互联网应用水平很低。产业系统方面,有部分农户开始尝试通过电商销售农产品或采购消费品,但由于快递物流的网点限制和不善于使用智能手机、电脑的相关功能,普及率并不高。

  现有精准扶贫的框架,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可简要概括为:扶贫的五个坚持、六个精准、五个一批。1、扶贫的六个精准是: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2、扶贫的五个一批是: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扶贫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3、扶贫的五个坚持:坚持需求导向、坚持要求导向、坚持问题导向、坚持结果导向、坚持考核导向。

  精准扶贫其生成的理论基础是“共同富裕”根本原则,现实基础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按管理学的木桶短板原理,一个短板可以抵消其他的长板的作用,贫困人口是否能控制,是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标志之一。从应用机理上,所谓的精准,就说明相关的工作目标、工作流程和政策措施是建立在准确的数据的基础上,也即以精准数据处理为核心的信息系统必然渗透到精准扶贫系统的各个层面,而基于广地域、大数据、多应用的数据信息系统的互联网+必然要在精准扶贫中发挥重大作用。

  互联网+精准扶贫现状是,在大部分地方政府方面,仍处于手工和半手工的阶段,最基础的建帐立卡也没有统一的核查信息系统。在许多地区,后续的工作流程和政策体系还没有与信息系统结合。产业促进方面,贫困地区或贫困人群由于信息基础设施、电商配套设施、人员素质等存在问题,互联网+在促进当地贫困人群的增产增收方面尚未能发力。

三农建设核心问题

  当代“三农”建设的核心在于解决农民转变为非农产业从业人员,小农经济融入农业产业化,农村规划与建设现代化的进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美丽乡村与精准扶贫分别为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新农村建设的全局和关键重点,要取得成效,必须在农民有序转变为农民工的进程,小农经济不断融入农业产业化的进程,农村规划与建设由分散趋向适当集中的进程上取得新突破。可以预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未来是:大部分的农民要转化为农业之外的产业工人,农村的产业不断由相对分散的小农经济转变为适度规模的合作社、家庭农场及提供配套支持服务的龙头企业,而分散的自然村坡除了部分改造为必要的农业或旅游产业设施外,将适度集中到更完善基础设施的中心村或小城镇。

  美丽乡村建设、精准扶贫要取得长期成效也必须顺应以上进程,而互联网+技术有助于加速以上进程,互联网精神是推动美丽乡村和精准扶贫运行架构重组的核心理念之一。

解决问题

  如何解决“三农“建设的核心问题,具体可参考与中国相似的人多地少、传承精耕细作传统的东亚国家的例子。东亚经济起飞时期的日本、台湾、韩国有效推进了农业人口向二三产业人口的转移,有效推动了适应大市场的农村产业结构调整,有效推动了分散村坡的适度集中从而提升农村规划与建设的现代化程度。他们的法宝就是建设农会,做为农村经济对接大市场的公共服务平台,在中国学术界常称为综合农协,即多级农会+合作社、农场、涉农企业、个人等。

  我们认为未来的美丽乡村建设不仅仅直接激发政府、企业、乡村集体组织、个人的作用,更应当在综合农协基础上再造基础设施、社会服务、产业服务等公共平台,互联网+技术在乡村一级再造进程中将发挥关键作用。基于智慧乡村理念,新的互联网+美丽乡村模型可以构造为:

  一、互联网+基础设施平台:

  (一)软件:建设基于生产、生活、人口资源的乡村大数据系统;

  (二)硬件:通过互联网+手段,更有效地促进乡村土地和建设项目的科学规划、建设,合理安排新型村镇建设所需要的各种生产生活区域、设施、设备。

  二、互联网+村务、社会服务平台:在法制与乡规民约基础上,建设与人口挂钩的村务治理与社会服务大数据系统和多项应用系统,促进村两委、农会社团、村民自治的协同管理,促进乡村文教体系、医养体系及其他社会服务事业的升级再造。

  三、互联网+村级产业服务平台:自建或利用现有互联网+产业平台,构建农会+合作社、家庭农场、涉农企业、个人的互助、协作、共赢的村级产业服务平台,通过村级产业服务平台优化组合内部资源后再与外部咨源进行互换,有助于促进村镇金融、旅游、生态农业、生态工业、流通等业态相关企业的一二三产业融合,提升规模效应和市场风险抵抗能力。

  四、互联网+企业、合作社、农户:村内各类经济实体通过互联网+村级产业服务平台,在产业链、供应链、增值链基础上深度整合各自内部资源,并借助平台的规模优势增强自身实力,提高与外部资源竞争与合作的水平,在不断拓展共同发展空间的同时获得更大的自主空间。

  五、互联网+个人,通过村级平台内外的互联网+手段,提高电商、配套物流和文化娱乐、工作协同等服务水平,改变工作与生活方式,直接提升乡村个人在互联网时代的幸福感。

  六、互联网+美丽乡村评价提升体系,至少从经济指标和社会指标上衡量互联网+美丽乡村的成果,为不断提升发展目标、完善推进手段提供参考标准。

  七、最后,必须强调的是,互联网+精准扶贫在以上互联网+美丽乡村体系的建设中一定是最重要的模块,和其他模块间有灵活、多样却肯定是精准的接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