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为什么我们常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来都说: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很干脆地答应了某个请求,并觉得这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大困扰,直到真的上手后才后悔不迭。大脑经常会错误估计未来事件对自己情绪的影响。类似的例子还有高估“吃掉一块甜品”会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感,过于悲观地认为自己迈不过一个坎。

周四,我们发的文章《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通常是错误的》提到,做判断时大脑常常会忽略一些重要信息。今天的文章中,作者Daniel Gilbert会进一步解释哪些信息是被忽略的以及“想象”是如何欺骗我们的。

我们很容易将自己想象到的未来事物的细节当作真正会发生的情况,我们也会将自己想象不到的事情当作不会发生的事情,这个习惯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

我们考虑不到想象到底做了哪些填充,同时也考虑不到它到底又省略了多少细节。在想象未来的时候,它遗漏了许多事情,而这些被遗漏的事情其实是很关键的。

针对弗吉尼亚大学的学生们做的一项研究证明了这一事实。研究人员要求这些学生设想如果自己大学的橄榄球队在即将进行的比赛中获胜或者输掉比赛的话,自己在此后几天中的心情如何。

在进行预测之前,其中一些学生(描述组)被要求描述具有代表性的一天,而其他学生(非描述组)则没有被要求这样做。几天之后,研究人员要求他们汇报自己实际上有多高兴,而结果表明,只有非描述组的学生们高估了比赛的胜负对自己情绪的影响。

为什么呢?因为在非描述组的学生们想象未来的时候,他们很容易忽略比赛之后的一些细节信息。比如说,他们就没有考虑到在自己的队伍输球(这是令人伤心的)之后,他们可能跟朋友们一起出去一醉解千愁(这感觉起来很不错),或者就在球队赢得比赛(这让人愉快)之后,他们就必须到图书馆去准备参加化学期末考试(这让人沮丧)。

非描述组的学生们只关注了未来事件的一个方面,也就是橄榄球比赛的结果,而忽略了未来其他会左右他们心情的各种因素,比如狂饮派对和化学考试。而描述组的学生则更准确地预测出了自己的心情,因为他们不得不考虑一些非描述组忽略掉的细节。

我们很难摆脱自己注意力的束缚,也就是说,我们很难发现自己到底忘记考虑什么情况了。因此,我们才会如此频繁地错误估计未来事件对自己情绪的影响。

在时间维度上我们对事物的看法同在空间维度上的看法是一样的。但是,时间地平线和空间地平线之间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区别——在看到远处的野牛时,我们的头脑能够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野牛看起来光滑、模糊并缺乏细节是因为它们离我们很远,而不会错误地认为野牛本身就是光滑和模糊的。但是,在回想或者想象一件很遥远以前的事情的时候,人们却常常认为这些事情事实上就像我们记忆中或者想象中的一样波澜不惊和模糊。

比如说,我们常常会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事后让自己非常后悔的承诺。

我们同意下个月帮忙照看侄子和侄女们,并且还对此十分期待,甚至在日记中为此记了一笔。然后,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我们必须购买开心乐园餐、安装成套芭比娃娃配件、把烟枪藏起来,同时忽略1点钟有NBA总决赛的事实,我们常常会很纳闷在同意干这事的时候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好吧,这就是我们当时所想的——在同意干这事的时候,我们考虑的是为什么要帮忙带孩子,而不是该怎么带孩子;考虑的是因果关系而不是具体该如何实施。我们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们想象中照看孩子的经验没有任何细节,而我们最终经历的这个照看孩子的经验则充满细节;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在下个月帮忙照看孩子是“爱的善举”,而现在照看孩子的过程则是“忙活午饭的实际行动”;虽然表达爱意是一种带来精神愉悦的行为,可是买炸薯条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当志愿者被要求描述“美好的一天”时,如果这一天恰好是明天,他们的想象就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如果这一天在一年之后,其想象的丰富性就大打折扣了。

美好的明天里充满了各种细节,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很多大块的好事情(我会睡个懒觉,看看报纸,看场电影,见我最好的朋友)中间混杂着少许让人不快的事情(不过我猜我还得打扫那些讨厌的叶子)。然而,一年后的某个美好一天就像是一盆用快乐食材烹调出来的口感幼滑的浓汤。而且,当被问及自己对明天和一年后某一天真实感程度对比时,人们宣称明年那盆浓汤的真实程度跟明天全是大块食材炖菜的真实程度丝毫不相上下。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就像是糊涂的飞行员,在打算着陆时才惊讶地发现,在空中看起来一马平川的四边形玉米地里其实长满了——我的天哪——玉米!

知觉、想象和记忆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能力,它们具有许多共同点,但至少有一点,知觉是这三者之间最精明的。我们很少会把远处的野牛误认为是近处的昆虫,但是,当地平线是时间的而不是空间的,我们就会犯下错误了。

我们对不久的将来的想象和对很久以后的将来的想象具有上述的不同特点,因此,我们对二者价值的认识也不同。比起在下个月的演出或者下个月才能吃到的苹果派,大多数人都愿意为今晚的百老汇演出或者今天下午吃的苹果派花更多的钱。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等待是痛苦的,因为必须忍受这样的痛苦而要求折扣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研究表明,在想象等待之苦时,人们通常会想当然的认为,比起很久之后的等待之苦,最近将要忍受的等待之苦更难耐,因此,他们会做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比如说,很多人都情愿等待一年得到20美元而不是等第364天得到19美元,因为很久之后的那一天等待,在现在看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大部分人情愿今天就得到19美元,而不愿意等到明天拿20美元,因为,现在看来,不久的将来要等的这一天是不可忍受的折磨。不管一天的等待能够造成多大的痛苦,无论什么时候经历它,它的痛苦程度都应该是一样的;可是,在人们的想象中,不久的将来要忍受的痛苦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他们很愿意支付1美元来免除它;而很久之后才要忍受的痛苦则是微不足道的,他们很愿意接受1美元的报酬来忍受它。

为什么会这样呢?不久的将来发生的事情在我们的想象中具有生动的细节,这让它感觉起来更加实在。

所以,比起考虑以后要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在考虑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时,我们会感到更焦虑、更兴奋。实际上,研究表明,在想象不久之后得到一笔奖励(比如奖金)的时候,大脑中负责产生令人愉快的激动情绪的那一部分会变得非常活跃,而当他们想象在很久之后得到同样奖赏的时候,这部分的活动则弱得多。

我们想象中的未来里就包含着大脑捏造出来的细节,同时也缺乏了它忽略了的许多细节。问题却不在于我们的大脑会填补也会省略(谢天谢地它们有这种能力);问题是,它们把这事干得太好了,好到我们都意识不到它们这么干了。因此,我们倾向于毫不怀疑地接受了大脑的产品,并且期待未来每个细节都跟我们想象的一样,而且只包含我们想象中的那些细节。

所以,想象的缺点之一就是,它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就为所欲为。在通过自己预见性的望远镜来窥探未来的时候,近处的清晰和远处的模糊会让我们犯下各种错误。

如果你对本篇文章的上半部分感兴趣,可以点击链接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通常是错误的查看周四的文章~

想象一件很遥远的事情时,如何让模糊的未来变得清晰一点?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想观看相关视频 请戳

你的现状,不过是多次选择的叠加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

回复关键词看见][改变]

可以看两位主创人关于「镜相」实验的两篇文章

●如果你想参与对谈

可以回复[报名]得到报名链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