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头脑体操 正义的刻度

点击上方“东方知行社”轻松关注!

把问题极端化、道德化,也许有益于宣泄自己的荷尔蒙,却无济于事。

20074月到5月中旬,我利用休假到浙江大学经济学院访问,并且讲授《法律经济学》的短期课程。《南方周末》的余力女士,由广州飞来杭州与我碰面,邀请我在周刊上辟一专栏,同时把专栏定名为“熊出没注意”,应编辑要求,我也提供电子信箱,以便和读者交流互动。

某个周四清晨,我到校门口浙大路的书报摊,想买份《南方周末》,看看专栏的模样。我问老板周刊到了没,心想如果上面有我的文章,就买一份!老板拿了一份给我,我找到自己的文章,老板随口一问:是投稿?我答道:是专栏。老板大概没想到,眼前买周刊的人竟然有专栏,说了声:不错。可是,由他眼神里露出的敬重,我知道《南方周末》果然名不虚传,在一般人心目中大有分量。

专栏文章露面之后,总有读者来信,多半十封上下,还有人寄来资料,希望我能代为申冤。没想到“正义的刻度”这篇文章一见报,读者来函大量涌进,大概有百封左右,而且异口同声批评我的论点,认为由成本的角度探讨公平正义,简直是荒谬无稽。

一位读者质疑,是不是台湾的学术水平低落,怎么会有这种见解!还有一位读者直言,毛泽东曾说:“有些人不该读书,因为越读越笨。”他原来不相信这句话,看了我的文章,才知道毛主席讲的确实有道理!我以为文章里所阐释的,是简单自明的道理,没想到却引起一片挞伐。也许,理未易明,值得再试着说清楚一些。

读者们的质疑,主要有两点:第一,文章里提到,被小偷偷了一块钱,花十块钱找回来也许值得,可是,花一百、一千、一万呢?追求正义,值得无限上纲吗?很多读者理直气壮地表示,勿以善小而不为。纵容偷一块钱的小偷,这个小偷食髓知味,很快会变成大偷、江洋大盗,甚至祸国殃民。小洞不补,到时候大洞更难补。第二,有些价值是不能用成本来计算的,譬如亲情、身家性命或国家民族,一旦有难,自然要义无反顾,不计代价(成本)投入。公平正义,是社会的长城,也应该不计代价的来捍卫。成本效益的思维,浅薄可笑可鄙可弃。

这两种质疑,想起来正气凛然,说起来掷地有声。可惜,心平气和的稍稍深究,却经不起理论和事实的检验。首先,针对个案来看,小偷变大偷的顾虑,似乎一气呵成。可是,除了这个小偷,还有很多其他的小偷、其他的官司案件,如果遵循同样的逻辑,个个追究到底,要耗用多少的司法资源,有哪一个文明社会负荷得了?而且,“小偷”的字眼还可以换成“随地吐痰的人”、“插队占位的人”、“由车窗丢出垃圾的人”……根据小偷变大偷的逻辑,这些“小小偷”是不是该绳之以法?可是,无论在观念或具体做法上,对于这些“小小偷”,一般社会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微罪不举,是文明社会普遍接受和奉行的原则,也巧妙地反映了成本效益的考虑。还有,小偷变大偷的思维,意味着锱铢必计,对单一案件,可以投入大量的资源,以追求和实现公平正义。可是,顺着这个思维,对于每一个司法案件都要成立。有些棘手难破的案件,是不是该投入几乎无穷尽的司法资源呢?

其次,很多人直觉上认定,对于公平正义这些价值,不能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思索。因为,和亲情、国家民族等等崇高圣洁的价值一样,公平正义也是绝对的,而不是相对的,对于这些价值的追求,成本(代价)在所不计。

可是,一般人这么想,只不过是因为在正常生活里,无须面对困难的取舍。一旦真的面对,就必须勉强为之。譬如,自己的独生子女和自己的父母都得了重病,你的心力、时间、金钱要如何分配?优先次序为何?还有,范围再放大一些呢?要追求公平正义,还是先追求经济发展?先让老百姓受国民教育,还是先建高速公路?抽象来看,价值和价值之间的冲突,是水平方向上的取舍;某种价值的高低,是垂直方向的取舍。无论是水平方向或垂直方向,追求某种价值的背后,都隐含了权衡和取舍。

这些问题都很棘手,而且未必有正确答案可言。重要的是,在面对这些问题时,一个人如何思索分析,一个社会又是如何因应自处。以公平正义反映绝对价值,不但逃避公共政策的核心问题,而且把问题极端化、道德化。也许有益于宣泄自己的荷尔蒙,却无济于事。

其实,司法体系的运作,本身就反映了权衡取舍:一般案件,一审确定;重要的官司,两审定谳。而且,年轻资浅的司法人员,处理一般案件;资深老道的同仁,处理棘手的案件。这些制度上的安排,正反映了司法资源很珍贵,要小心运用。背后的考虑,不就是成本效益分析吗?经济分析的特色所在,就是有系统的、明明白白的把相关因素列出,然后比较分析。对成本效益分析质疑的人,不妨自问:面对问题时,自己的思维方式是什么?是靠直觉经验吗?还是有一套推理思维的过程?

在所有的来信里,只有一位读者赞成我的分析。他是北京地方法院的一位法官,对于司法体系资源被滥用和误用的情况,有很深的感受。他提到,有些做法看起来是在追求公平、提升正义的刻度,其实是反其道而行。司法的运作,需要有好的思维分析工具。确实如此,大哉斯言。

仔细想想,很多对于公平正义想当然耳式的直觉判断,不但在理论上站不住脚,更经不起实证的检验!

熊秉元新书推荐:《正义的成本——如何理解法律经济学思维》(罗辑思维力荐,建立经济学思维的刚需!茅于轼、贺卫方、姚先国作序推荐!“光明书榜”上榜好书、新京报百本好书、腾讯商报“华文好书”。附赠熊秉元获奖作品集。)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进入购买页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