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元宵节邯郸各地亮出“十八般武艺”,这些“绝活”你看过吗?

火树银花合,明月逐人来。农历正月十五,我市各地举办了丰富多采的民俗展演,赛戏、傩戏、河灯、高跷、花桌……欢庆元宵佳节。节日当天,邯郸日报社派出九支小分队开展“新春走基层”采访活动,为读者呈现悠久醇厚的文化传承,传递对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

赛戏:一声锣鼓震云霄

涉县南庄村“高抬”——12个孩子组成的“杨门女将”

元宵节下午3点,涉县县城西南,上清凉村内那座1963年修成的木质舞台上,古老的赛戏鸣锣开场。

没有丝弦,只有两面大鼓,两张马锣,敲打出震耳欲聋的咚锵之声。当天上演的是三国戏《取三郡》,讲的的曹操兵败赤壁后的故事。台上,是村里的17个后生,绝大多数是十八九岁,最小只有十三岁。

“赤壁周郎用火攻,孔明借起东南风,黄盖密献苦肉计,阚泽诈降到曹营……”舞台上的“曹操”近乎嘶吼的念白苍凉而粗犷。随后刘备、诸葛亮、周瑜……伴着锣鼓一一登场,文官穿袍,武将着“靠”,或唱或念,一转身一甩袖,极富韵味。

台下的老人既是伴奏,也是严格的师傅,偶尔会冲着台上的演员呵斥两声,或是站位不对,或是嫌声音太小,满满的传承之意。

开场时观众不多,渐渐的人多了,村里的老老少少们,老人们聚精会神,孩子们和等着上台的演员们打闹着。上清凉的赛戏是大戏,一场演完要一个半小时。一台戏终了,演员卸妆回家,舞台归于寂静,空气中少了那震天的锣鼓和嘶吼的念白,让人怅然若失。

涉县赛戏,也称排赛、排赛戏。是涉县境内唯一土生土长的古老剧种。关于起始年代,一说在立县时就已存在;另一说始自宋元时代,延至明代日益昌盛。

赛戏表演原始,动作粗俗,韵调简单,包括小唱、唱诗、白说等形式,但科白念诵多而歌唱少,与民间的原始宗教、道教祭祀活动结合较为紧密。赛戏中,山神与女娲奶奶是供奉的主要对象。戏中的韵白、唱词等内容流传下来的多属东汉、三国时期的祭祀戏类。这种古老的剧种,被称为我国仪式戏剧的活化石。

涉县的排赛戏流传至民国时期,全县尚有八九个村能演,后又经战争或政治运动,至20世纪80年代,只有涉县的上清凉、寨上和弹音村能够演出了。

上清凉村赛戏历史悠久,赛戏的行头里,不乏有好几十年的“老家伙”。村里一般只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演出三场,两场是老人们演,一场交给了村里的后生们,吸引了很多人慕名而来。

在演出现场,记者遇到了专程从县城赶来的67岁老戏迷李春义。李春义说,上清凉和弹音的赛戏各有所长,前者质朴,后者丰富,他每年都看。“喜欢听赛戏,也很钦佩这些传承人。”

村里赛戏的传承人叫王海平,他说赛戏在村里传承已久,代代相传,他从小听着赛戏长大,也从父辈嘴里承下了这么个戏。最高峰时,村里七八十人能登台唱戏,可惜后来渐渐式微。

让人欣喜的是,2007年6月和2008年6月,涉县赛戏先后被河北省和国务院分别列入第二批省级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如今村里后继有人。78岁的程明山老人兄弟四人本是赛戏的宝贝,如今老人的侄子这一辈年轻人也加入进来。村里又成立了30多人的戏班,一本本传下来的戏本重新被翻开,那些沧桑的戏服、行头们又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

当天的戏中,演刘备的王文龙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学戏已经好几年。说到赛戏有哪里吸引了他,少年说,行头?武打?三国?最后说了句:“就是喜欢!”

傩戏:人“神”共舞闹元宵

村民们的表演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几百名舞者带着造型夸张的各式面具,画着色彩浓艳的怪异妆容,随着铿锵锣鼓腾挪跳跃,舞姿粗犷豪放、古老稚拙,甚至透着一丝诡谲,仿佛把人带向悠远而神秘的时空……正月十五,气势恢宏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固义傩戏“捉黄鬼”如期上演。

下面,请您跟随记者的笔触,走进武安市冶陶镇固义村,一同领略这里傩戏文化的独特魅力与人文内涵。

正月十五清晨,皓月犹挂天际。

记者穿过固义村口明清时期的石拱门洞,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走在曲曲弯弯的街巷,但见经过岁月洗礼的青石板路泛着幽幽冷光,倒映着岁月沧桑。月光下,保留着不少明清建筑的固义村古雅质朴,充满神秘色彩。

“傩戏演出从正月十四‘请神’开始,正月十六‘送神’结束,队戏、赛戏、花车、旱船、舞龙、霸王鞭、武术等民俗节目轮番上演。其中,正月十五的‘捉黄鬼’是整个演出的核心。”村民们告诉记者,“捉黄鬼”是一出沿街表演的哑剧,带妆参演人员达四五百人,加上各种辅助人员共上千人。

固义现有村民750户,3000人,傩戏主要由村里40个社首组织排演,演出资金由村民集资。除“黄鬼”外,所有演员都由本村人义务承担,几乎家家户户参与,且主要角色相对固定,属家族世袭。

傩戏在固义人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傩戏开演前,有演出任务的村民即使身在外地,也一定会赶回来。

正月十五凌晨两点,演员们开始化妆。背插三面靠旗的“探马”跃身上马,挥鞭疾驰,跑至村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边界祈福迎神;“阎王”派来捉拿“黄鬼”的“大鬼”和“二鬼”,走遍村子大街小巷驱除邪祟,是谓踏边。

8时,好戏上演。喧闹的锣鼓声中,两名威风凛凛的“探马”策马扬鞭、靠旗猎猎,伴着清脆马铃声,沿街开路;妆容狰狞怪异的阎罗鬼差“大鬼”、“二鬼”和“跳鬼”只穿单衣短袖,走到街上摆弄出勇猛无畏的姿态,跳着古拙诡异的舞步。几十名手持柳棍的年轻村民簇拥“鬼差”高声呐喊,在村里来回巡查,捉拿四处躲藏的“黄鬼”。

“黄鬼”代表忤逆不孝、无恶不作的人,也象征天灾、瘟疫等不祥之事。扮演者身着黄衣,全身涂黄,扮相猥琐,四肢各“插”一把利刃,“鲜血”淋淋。

几番巡街,“黄鬼”被捉。这时,花车、旱船、舞龙等民俗表演队伍开始庆祝;“鬼差”押送“黄鬼”游街示众,几十名青年挥舞柳棍一路呐喊助威;“财神”、“土地爷”、“城隍”等众神向“玉皇大帝”跪拜祈福。

现场,上万游客涌入的固义村热闹非凡。演出队伍边走边演,观众尽情宣泄,整个村子成了一片狂欢海洋。

正午时分,“黄鬼”被押至斩鬼台。“阎罗”威坐中间,“判官”、“护法”分列两旁,“黄鬼”被“剥皮抽肠”,村民们高举柳棍祈福新春平安吉祥。

傩文化起源于远古祭祀仪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史料记载,武安傩戏最早出现在夏商时期,最初以面具戏为主,后逐步发展为傩戏、赛戏、队戏等十余种形式。2006年,武安傩戏入列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固义傩戏以其恢宏的气势,神秘的色彩,丰富的内容,被誉为中国戏剧“活化石”。

今年67岁的李增旺是固义傩戏的总社首,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传承人。他告诉记者,近年来,固义傩戏与时俱进,加入了跑旱船、走高跷、扭秧歌等新的文化元素,逐渐由“酬神祭天”向“娱人教化”转变,教导人们要孝敬父母、多行善事。如今,固义民风淳朴、邻里和睦,这与傩戏的教化作用有很大关系。

“傩文化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艺术瑰宝,为研究农耕社会文明史、社会发展史、民俗文化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我们一定要把它保护好、传承好。”李增旺言语坚定。

放河灯:满河漂流幸福愿

前来观看放河灯的村民人山人海

正月十五,记者一行早早赶到马头粮市村,体验民俗传统,与村民一起放河灯,闹元宵。

“放河灯是上千年的习俗,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村民的美好念想,为自己和家人祈祷祝福。”粮市村村支书胡六堂说,从前都由村民自发制灯放灯,改革开放后,村里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自1990年开始,每年都由村委会出资组织放河灯。

在人们的期盼中,正月十五的夜幕渐渐降临。粮市村及周边村的男女老少们都穿上了最亮丽的衣服,扶老携幼向南石板桥处聚集。等天完全黑下来,等待多时的大姑娘小伙子们从石板桥的铁梯处下到桥下木板梁上,点燃了一根根蜡烛,一盏盏五颜六色的河灯顺水漂流,映亮了漆黑的河面,看上去十分壮观美好。

河面上一盏盏河灯承载着一个个心愿,漂移水中犹如弯弯曲曲的灯带,连绵不断,延伸远去。河岸两边的彩色灯带与盏盏大红灯笼倒映水中,滏阳河水上下相映成趣。人们屏息静气,视线跟随着河灯游移,心中都在默默地为自己、为亲人祈祷着幸福、安康、祥和。

“滏阳河灯”是马头粮市村老艺人智慧的结晶。河北非物质文化遗产滏阳河灯传承人张有堂,家中祖祖辈辈做河灯,在他看来,小小河灯浓缩了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自明代起,村中开始放河灯,祈祷河神,保护出船人平安,寄托思念。河灯的美好寓意具有神秘的吸引力,经过孕育、传承和发展,家家户户放河灯已成为一种传统,并逐步演变成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汉族民俗文化,流传至今。2006年,马头镇粮市村滏阳河灯成为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予以保护流传。

“别看一个小小河灯,做起来也得掌握技巧。”张有堂说,“老一辈人做河灯用的是马造纸,色彩单一质量不佳,后来每年正月十五前,村里就赶往安阳购买河灯纸。这种纸分为蓝、绿、红、黄几种颜色,不太厚也不太薄,保证了河灯的透光性与防水性。”说着,张有堂拿出一张边长为19厘米的正方形纸,在正方形每一边中间剪了一刀。就这一剪子也是个技术活,剪得太长容易使蜡烛点燃河灯,剪得太短河灯又不美观,然后,张有堂在豁口处抹上浆糊,进行折叠粘合,一个漂亮的莲花灯就做好了。

短暂让美丽加倍,让寄托浓厚。蜿蜒向东的滏阳河在夜幕下变得温柔恬静,让站在石板桥上的记者心境也融于其中。

灯阵:九曲回环灯如火

2月10日,峰峰矿区义井镇山底村,一位小朋友在放烟花

《上元诗》曰:“满城灯火耀街红,弦管笙歌到处同。真是升平良夜景,万家楼阁月明中。”在记者眼中,峰峰矿区义井镇西王看村、山底村的元宵节比诗中的场景热闹千倍。

元宵节,小小的村庄里锣鼓震天、龙狮齐舞。上千村民拿出了世代相传的绝活,把民俗耍玩得淋漓尽致。三万多观众挤满了村里的大街小巷,熙熙攘攘的人群跟随着表演的队伍涌动着、欢呼着……

正月十五是个艳阳天,下午1点,西王看村已是人山人海。记者身边的高跷队穿戴整齐一字排开,90后的俊男靓女成为了主力大军。22岁的柴鑫扮演的花木兰英姿飒爽,一旁站着的“赵云”英俊潇洒。记者一问才知,原来这是母女俩,母亲刘文琴告诉记者,她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踩高跷,后来还带着女儿来表演,自己的小女儿刚9岁,今年也加入了高跷队。

下午1点半,高跷队开始了表演,帝王将相,三国、红楼、西游记里,百姓耳熟能详的人物纷纷亮相。伴随着锣鼓点扭起了大秧歌,摆起了八卦阵。

跟在高跷队后面的是跑马表演。表演空当,19岁的演员许克锋告诉记者,他是高三的学生,今年专门报名参加跑马队,苦练了一个月。套在身上的马头,是村里的老人们花了五六天的时间扎好的,色彩饱满漂亮,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喜欢得不得了。吃完午饭,脸上就被画了厚重的油彩,顿时感觉自己威风了起来。

表演的队伍中,苇子灯阵最为醒目。这项表演目前只有峰峰矿区义井镇东王看村还保留着,2008年入选全国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名录。听说西王看有民俗表演,东王看村的苇子灯阵也赶来助阵。

“苇子灯阵”里的每一杆苇子灯是由“灯头”和“灯杆”组成,“灯头”用苇秆或高粱秆插成,呈宫灯状,内设灯盘,安装蜡烛,外用彩纸装饰,绘有“八仙过海”“西天取经”等故事,也有花鸟虫鱼、松竹梅兰等图案,并配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字样。“灯杆”过去用苇秆绑扎而成,现在用粗竹竿或木棍代替,通高一丈二尺,象征一年的十二个月。

杨福田是苇子灯阵锣鼓队的主力队员。他告诉记者,他祖爷爷当年就干这一行当,家里代代相传,他从五六岁就开始学锣鼓了,一到正月里就憋着劲要把这苇子灯阵的锣鼓敲得响当当的。

随后的舞龙队、舞狮队、武术队等众多的表演队伍鱼贯而出,最终汇聚在村里的一块空地上。空地上竖起一根四丈五高的木杆,老百姓称之为“老杆”。之前的庆祝活动,都是为迎接“老杆”而举办的。晚上放烟火也将在此,预示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夜幕降临,村民吃罢晚饭,陆续来到摆放“九曲黄河灯”的灯阵开始“转灯”。每年正月十四开始,村里的老人们就按照图谱摆放木杆,木杆之上放置五彩的煤油灯,木杆之间再用绳子连接,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曲曲绕绕的迷宫,所以被称为“九曲黄河灯”灯阵。“转灯”就是从灯阵中走出来。村民说,“转灯”要不急不躁,因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转灯”寓意着长命百岁。

晚上9点开始放烟火。记者此时已赶到了距离西王看村不远的山底村。漫天的烟花瞬间就拉开了帷幕,让人禁不住欢呼起来。让人称奇的是,无人操控的烟花在方圆四十亩范围内自动燃放,高地上的火桌子,田边的烟花瀑布,最后是老杆上的烟火,一幕幕地依次展开。山底村的烟火社头蔺起良讲出了其中的奥秘——各个烟火的点位都有马线相连,人工点燃一处后,其他几处就自动点燃,这也是自古传承下来的。

离开山底村已是晚上10点,记者的心依旧荡漾着此处“闹元宵”的热闹和壮观。年俗代代相传,传递的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今天,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更多的城里人在这里找到了年味道。

抬花桌:鼓乐声喧扭得欢

小观众在观看抬花桌表演

每逢元宵节,永年区临洺关六道街都会自发组织村民进行抬花桌民俗表演,此传统已经延续了两三百年。每到元宵节这天,永年区各地村民都会早早走出家门,表演节目的街道上总是被围观的群众挤得水泄不通。

正月十五上午,记者在永年区临洺关镇南街观音阁前,和当地群众一起感受了一场精彩民俗盛宴。

早上八点半,刚到观音阁,远远就能听到鼓乐震天,抬花桌的几支队伍正在表演。花团锦簇的一张桌子被八个男子抬得高高的,随着鼓乐声不停地扭动着,桌子上的花枝不停颤动。

抬桌的男子们身穿红色唐装、头戴黑色礼帽,身体跟随着音乐有节奏地舞动着,有的嘴叼旱烟袋,不时朝观众做鬼脸,引来一阵笑声。

现场有六个抬花桌的表演方阵,为了吸引更多观众,每个表演方阵都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出现了“对花桌”竞争。各路锣鼓队伍也使劲给自己的队伍加油,唢呐朝天吹,锣鼓震天响,抬桌者则想出扭动不同的舞步吸引人,表演者忘我演出,观众欢呼不断,观音阁前瞬间汇成了欢乐的海洋。

北四街的村民李爱国是该村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向记者介绍,抬花桌是一种具有强烈燕赵地域文化特色的民间舞蹈文化形式,融民间工艺制作,抬舞,吹奏、打击等于一体,其中抬舞是其主体部分。

由于城内有六条街道即六个村大队,所以形成了六个不同演出形式的抬花桌方阵,除了抬花桌表演外,其他特点各不相同。有的是将秧歌融合到抬花桌表演里,有的则是将舞龙结合起来,还有的是汇合了跑驴、划旱船等传统节目。

花桌制作有独特的传统工艺,一张桌子重达一百多公斤,上面遍插各类花卉,形成高拱造型。一个花桌队伍一般要有40到50人组成。由8人或16人抬着,原地舞动或舞蹈行进。抬舞者需掌握一定的传统舞蹈动作技巧,讲究人动杆不动。花桌前导以鼓吹乐队,常演的曲目一般为《霸王鞭》《小木碗》《扯不断》等等。

抬花桌一般固定在农历正月的元宵节期间表演展示,祭桌、插桌、抬桌,到最后拆桌、封桌有一套约定的仪式流程。抬花桌时,花桌前要有鼓吹乐队,即吹歌表演。抬花桌加上伴奏,花桌的艺术性和娱乐性更胜一筹,抬花桌队员全靠吹歌指挥,前面吹什么曲,后面走什么路,舞姿和乐曲前后呼应。抬花桌的舞步由前后搓步、八字步、花步、秧歌步、抖肩换肩等组成,行走起来鼓乐声喧,花枝飞舞,整齐协调,十分壮观。

演出刚一开始,就已经被从四面八方过来的群众围得水泄不通。年近八旬的霍先生每年元宵节都会到现场观看节目。他告诉记者,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看过抬花桌表演。那时候的表演形式比较单一,主要以唱大戏为主,抬花桌为辅。现在的演出形式越来越丰富,群众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节目内容更精彩纷呈。

来源:邯郸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邯文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