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出名要趁早!10个月婴儿赢得马术盛装舞步比赛

出名要趁早真的一点儿也没错!这是名副其实的赢在婴儿车里!

10个月大的女娃第一次赢得盛装舞步赛冠军,这为她以后的骑手职业生涯奠定的门槛够高的!

小姑娘叫达西(Darcy Ella Makin),骑着的是一匹设特兰小矮马“Super Splash”,在国殇纪念日参加“罂粟花募捐”比赛中获得第五名。

国殇纪念日(英语:Remembrance Day)订立于每年的11月11日,为一个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其他战争中牺牲的军人与平民的纪念节日,又译“和平纪念日”、“阵亡将士纪念日”。

每年11月11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都在伦敦市中心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献上第一个罂粟花环。

罂粟花募捐

1915年,一位叫麦克雷(John McCrae)的加拿大军医目睹了比利时Ypres战场上连续17天的血腥鏖战后,写下了传诵至今的诗篇,《在弗兰德斯的田野》(In Flanders's Fields)。

诗中描绘了暮色中,在将士们倒下的地方,一束束血红的罂粟花生机盎然、冲破死亡的阴霾怒放。

大西洋彼岸,一位叫米歇尔(Moira Michael)的美国姑娘读了诗篇深受感动。1918年,在一战停战协议签字的前夜,她在自己的胸前佩戴了一朵罂粟花。在她工作的青年组织YMCA的纽约总部里,其他人也跟着佩戴罂粟花。

米歇尔的朋友,在法国的YMCA工作的格林夫人(Madame E Guerin)则想出了制作罂粟花出售,筹款帮助战争遗孤和遗孀的主意。

两年后,英国老兵协会(British Legion)采纳罂粟花作为正式的纪念象征,并在1922年发起了第一个“罂粟花募捐”(Poppy Appeal)活动。于是,在阵亡将士纪念日佩戴罂粟花,逐渐在英国和大部分英联邦国家成为传统。

在她朋友(妈妈Jade Campey和表姐Victoria Campey,Splash的主人)的帮助下,小达西的每个动作都拿到了7分。

“我超级自豪!”Jade告诉记者。

“我有三匹马儿,达西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她很爱他们,还有其他小动物。我从来没有强求她去骑马,但是很显然她每分钟都爱着骑马。”

Jade透漏,她表姐的父母Liz Campey和Paul Campey夫妇在北约克郡拥有一个马房叫Mill Lane Stables,这场马术表演就是在那儿举办的。

“他们会为每一个节目做常规的测试,但是他们也适应了为初级程度做地杆测试。”她说。

“这个测试要三分钟,小达西很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看照片你可以知道她更喜欢马儿走的快一点。”

“我父亲当时也在那儿,他几乎和马儿没什么接触。但那次以后他说他真的感到很骄傲。我想他的眼睛肯定是湿的。”

小达西必须穿上花呢夹克,但是这个尺寸还是有一点儿大,但她的骑马裤非常的合身,最后裁判对Darcy的表现印象非常深刻。

“评论中频频提到‘可爱爆表’和‘骑术佳,领导和控制准确!’”Jade说。

(文/Horse&Hound 大陆马记者钱馨瑶编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