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24年无人知晓的爱情

写在最前面:

这就是我很想在情人节当天与大家分享的爱情故事

我曾以为保留的文档存在了数据丢失的U盘里再也找不到

但我终于找到了 也许是天意让我把这份爱告诉更多的人

六年前我听到这个爱情故事

它告诉我,爱情是这样的

故事开始前,听一听,你会喜欢的

她叫郭艳香,17年没有见过她。印象中的她的五官已经模糊。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才12岁,那年是1988年,我刚刚考上了清远市第一中学的初一。我在4班,她在3班。一次校际运动会中,看见举牌入场的她,我开始体会到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或许你会笑我这是每个少男的必经阶段,并非爱情。这么的多年来,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多番打听之下,知道了她的名字、住址甚至电话。到现在为止我都对自己当时的神通广大感到惊讶。要是换到现在,要我去了解一个陌生女子的资料,估计我是无计可施了。但是我当时确实做到了,并且还大着胆和她搭讪,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去了她家里一次。当时的情况已经忘记了。记得清楚的是那次,我打电话给她,她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心里面一阵狂喜,她这样问应该是肯接受我,我连连回答说是。当时真的年少轻狂,敢想、敢说。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去发展。她很委婉地劝我,大家还小,应该以优秀的学业回报父母,为以后的事业打基础。我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但是她的形象却在我心中愈加完美。

我真的听了她的话,像圣旨一样,再没去找她,只是课间时在走廊默默的看着她踢毽子,在运动场上看看她上体育课,然后就很认真的学习。3年的初中,我从班上的40多名到毕

业大考时考得第9名,如愿的再次考上了清远市第一中学的高中,再次和她成为了同学。

高中了,如果事情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应该是一名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但是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十常八九。高二的那一年,听别人说,她恋爱了。我暗恋的女神头上的光环渐渐消退,一直信奉的圣旨也开始失效。我开始学会了发呆,打游戏机和桌球,抽屉里藏满了武侠小说,在那个世界里时间过得快,并且不会出现她。

到大学毕业了,我并没有从那所二流的本科大学里面学到谋生的技能,仅仅获得了4年的恋爱经验,还有无忧无虑的玩耍的记忆。经历了1998年到2000年失业的痛苦和抬不起头来做人的折磨,我终于落荒而逃,到了广州做起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那时候工资很低,经常还要向家里救济。看见同期毕业的高中同学已经小有成就,有车、有房。我走在广州的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荡,双眼没有焦点。脑里面出现她的时候,我会自嘲的想她应该有一份高尚的职业,还有一个爱她的人。我和她的距离从9000多公里一直拉伸到90000多公里,可能以后也再没有机会见面了。

后来这几年,我的生活渐渐的好起来了,我在这一行有了自己的地位,成为很多猎头公司挖角的对象,更成为了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心里总是觉得很空虚,有一个影子挥之不去。不是很美满的婚姻和痛苦的挣扎经历让我学会了寻找感情替代和放纵。但是为什么每次搭地铁发呆时候都会牵挂着她是否过得安好,上网的时候会在百度输入“郭艳香”三个字看看她是否成为了名人,或者在某个部门的联系单上面出现她的名字。

所有的同学都已经失去了联系,高中毕业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十几年都没有参加聚会,我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联系电话。就算有又如何呢,难道厚着脸皮打过去问她:你还记得我吗?这么多年过去,她应该不记得我了。就算记得,以我现在一个小白领的身份,也给不了幸福给她。大家也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年纪也有三十几岁,哪怕万一她还是单身或者离异,我抛弃妻子的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只能继续保持思念,继续留下遗憾。继续发呆的时候,心里面隐隐作痛。

这样的牵挂有没有人告诉我是否是爱情?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如果是,凭几次浅浅的接触,为什么就留给我24年的思念?其实也有过像电影中一样,登一个大版的寻人广告,告诉全世界:我思念你,郭艳香。但是这个是单方面的思念,即使能找到,又能如何?但是我真的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或者再让我在街头看见她一次,哪怕是已经失去了向前讲话的勇气。

今天终于将心里话说出来,让我的思念能够单方面的宣泄。如果神能让她看到这篇文章,知道有这么一个她记不清的人——爱慕了她24年。如果她获得了一刹那的感动,这样即使无法联系,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写在最后面:

这是小小编人生中第一个听到的爱情故事

六年了,从没忘记,再次重温,依然感动

愿你成为传播这份爱的朵儿

原稿|爱郭艳香的他

文字|非洲的羚羊

图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编辑|清风徐来

祝你们都能嫁给爱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