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共享单车投资热:新入局者不断 一家难独大

↑ 点击上方“创业资本汇”关注我们
大部分生活在北上广深的无车上班族的一天从公交站或者地铁开始。如果你出站的地铁口离上班的写字楼还有一公里,你现在可以打开手机APP,寻找最近的自行车,以低于1元的价格骑车到公司。

资本寒冬也是分行业的,至少在目前看来,共享单车领域不仅不能用寒冬来形容,还掀起了一股投资小高潮。公开资料显示,三个月的时间里,包括摩拜、ofo、小鸣、优拜在内的四家公司共计获得10轮融资,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红黄对比

将自行车作为公共交通的补充品一直都不是新鲜事。但运营者一般是以政府为主导,倡导使用自行车,在固定的地点摆放自行车,事后也要求使用者将自行车摆放到停车桩。

现在,不论是摩拜还是ofo,都在解决“固定地点取车”和“固定地点还车”的问题,同时,半个小时内的使用价格也从0.5元到1元不等。

ofo算是行业的先行者。2014年,ofo创始人以校园为切入点,在校园里布满“小黄车”。同时,ofo还有另一种模式,可将自己闲置的单车分享到ofo共享平台,获得所有ofo共享单车的终身免费使用权,以1换N。

相比于ofo这种根植于校园的“学院派”,摩拜单车一直都在走城市路线。去年4月,摩拜获得愉悦资本A轮融资。2016年4月,红色摩拜单车首次在上海亮相,9月正式宣布入驻北京。一个月后,宣布入住广州、深圳等地。

今年10月10日,ofo宣布完成1.3亿美元C轮融资,包括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的C1轮战略投资,以及Coatue、小米、顺为、中信产业基金领投,元璟资本、Yuri Milner以及滴滴出行、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等早期投资方跟投的C2轮投资。目前,ofo也开始走出校园,布局高校以外的地区,在北京、上海均有试点。“红黄对决”也将直面。

在针对目标群体上,摩拜和ofo开始趋同。基本模式和信息上,二者还是存在一定差别。比如,摩拜要求用户预存299元押金,而ofo是99元。收费上,摩拜半个小时1元;ofo校园2元封顶,校外不封顶。在自行车来源上,摩拜是属于B2C自建行,成本目前控制在3000元,独立开发酷炫车,设计寿命4~5年;ofo属于C2C共享型,成本200元左右,设计寿命2年。

从产品本身角度看,摩拜则一直被用户评价车身太重。10月19日,摩拜单车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宣布于京沪两地同步上线最新车型“摩拜轻骑”,新车型最大的特点就是改变了原车型轴承、车胎等结构,重量减轻了8kg,价格也由原来的每半小时1元降至0.5元。

新入局者不断

10月31日,单车共享领域的新玩家——小鸣单车称已于10月底在上海和广州正式上线,用户在支付199元押金之后即可使用,用车0.1元(每半小时)起。小鸣单车则采用了全蓝色的设计。小鸣单车创始人金超慧表示,现在仍处于共享单车的早期阶段,不同品牌竞争的核心在于产品和运营能力。得益于小鸣背后的投资方,新三板自行车上市公司凯路仕的研发与生产经验,小鸣单车能够将每辆单车的成本控制在500元以下。

11月3日,杭州互联网科技公司骑呗与芝麻信用在杭州洲际酒店召开战略发布会,用户通过应用市场下载“骑呗单车”APP,快速找到附近可租车辆的位置,扫码即可租车,到达地址后直接关锁即可还车。骑呗CEO周海有宣布,骑呗正式入驻杭州,并计划短期内在杭州投放10万辆单车,目前,骑呗生产的第一批自行车已经在杭州投放运营。发布会上,骑呗还与芝麻信用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正式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倡导诚信出行。

新入局者不断。作为行业的先发者,ofo已从校园转向公共,摩拜下一步则是要进军海外。

摩拜单车新加坡总经理弗洛里安·博纳特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摩拜明年进新加坡的计划。这是摩拜单车第一个进驻的海外城市。按照计划,最先会在校园出现。目前摩拜正在与新加坡高校沟通。关于进校园,弗洛里安·博纳特说,学生可以骑车在不同的教学区活动,也可以骑车去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或小镇。至于摩拜进校园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他并没有在采访中过多地透露。

达晨创投董事总经理高洪庆对于中国单车公司扩展到海外,认为公司出海没问题,但是有多少核心优势和能力存疑。具体来看,要在技术、设计和营运上有一项或某项的壁垒。

一家难独大

“单车解决的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高洪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一些一线城市,本身短途出行或者1~2公里的出勤需求是真实存在的需求。此外,单车作为健康的生活方式,也是新的消费生活方式。单车不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主流,但不可替代。

对比市场将现在出现的单车定义为“共享单车”以及和滴滴等打车软件相对比,高洪庆认为,共享单车的定义有些言过其实,在他看来,ofo、摩拜、小鸣单车等商业模式其实“只是B2C的分时租赁,应该称为公共单车”。

此外,在高洪庆看来,自行车与打车存在几点不同。第一,自行车是钟摆式运动。上午上班的时候,写字楼到地铁的距离内,会出现比较集中的人找车的情况,其他时间则很少会。因此,自行车很难存在很强的流量锁定效应。所以,他认为不大可能出现平台一家独大的情况。第二,单车运营公司很多精力要放在车辆维护上,打车软件则不用,由车主自己维护。第三,单车使用受天气影响明显,太热太冷以及下雨都不会有太多的使用。第四,政府目前还没有对自行车的停放进行过多的监管。第五,很多城市没有自行车道,还没有形成慢行的交通系统,这需要过程。

消费者对价格和品牌都不太敏感,真正关心的是方便性和体验性。车辆太少,或者找车太困难无疑都影响方便性和体验感。面对资本的追捧,高洪庆认为几家公司之间“三年结束不了战争”,因为行业不太可能产生垄断。杭州新入局的骑呗则验证了他的看法:有真实需求的每个区域内都会有相应的公司出现。

从资本热衷的角度来看,高洪庆简单计算了一下。如果一台单车的成本是1000元,假设一台车每1个小时费用是2元,每天这辆自行车被使用5次,一天的收入为10元,一个月收入为300元。这样,3~6个月内能覆盖成本。此外,这辆车还可以有广告、数据流量等附加价值。对于投资人而言,确实有利可图。

“对于ofo和摩拜而言,他们有一定的先发优势。但先发优势能维持多久,不能确定。”高洪庆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