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潮牌网」

救中国教育的两颗解药,我们能吸收吗?

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其实就两个:第一个是不公平;第二个,就是它毁灭了一代人的兴趣、创造性和求学的热情,每个受过中国式教育的人都深知其中三味

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竞争过渡激烈

教育本身有两个功能。

第一个功能,大家都认可,提升能力;第二个功能是赢得社会竞争。这之间是通的:能力高的人,就应该在社会竞争中赢,就应该占据社会更高的位置,所以在竞争中可以胜出。

可当这个两头逻辑都存在在教育体系里的时候,你会发现后一个逻辑会反噬前一个逻辑——因为能力这个问题没法考察。

一个人能力怎么样,这得长期考察啊,得仔细派一个团队观察实验十年,然后才能把这个人的能力定下来。但“十年”这个期限怎么确定呢?你怎么知道往后二十年不爆发呢?所以时间上就没法执行。其次能力的那么多指标,又怎么给它打出一个明确的分数?

人类社会有一个“很有用”的机制,就是简化——一考定终身。就是这卷子,做吧,多少分就是多少分,只要是对所有人都一样,咱就公平。

实际上,当教育的两个功能都存在在一个教育体系当中,因为竞争的过度激烈,提升人变得不重要,而把人区分出来这个功能就变得很重要。

两颗解药,但中国吸收得了吗?

那你说怎么解啊?

竞争过度激烈,那解法只能是两种。第一种,缓解紧张,怎么办,扩招啊!你别在这儿这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人人都能上大学,不就行了吗?这个结不就解了吗?

但这个解法肯定不对,因为这是一个军备竞赛,意味着这个问题永远没头:你们国家多了一百杆步枪,我就得多;你新下水了一艘航空母舰,我就得再造一艘。

你在这个地方缓解了竞争,把高考变得不难了,那竞争下一个环节,你说是一本还是二本吧,是名校学历还是普通学校学历吧。就业的竞争也开始了:我们只收211学校的,本科不行咱就往硕士竞争,硕士不行咱就往博士竞争。

总而言之,扩招其实是一个麻醉剂,是一个阴谋,它是谁的阴谋,它是全社会合某的一个阴谋。

中国著名社会学家郑也夫先生在其《吾国教育病理》一书中就阐述了他的观察:实际上在近代社会,有一个最大的意识形态,就是教育的作用——我们都认为发展教育它一定是对的。可是你仔细想,教育实际上是一种过度的供给,它的原理有点像滥发货币,但是滥发货币全社会都会反对,唯独教育资源的滥发货币,全社会人都赞成。

当教育不能这么靠扩招来解决,那我们就反过头来,往另一边想,我们能不能在高考之前,就把大量的人分流。

德国很著名的教育制度,就是提前分流。德国的小学是四年,之后主体来讲就是双轨制,一轨职业教育,一轨正常的文科中学,将来准备上大学的,你自己挑。

这么好的制度中国为啥不学呢?因为学不了。

前几年,德国通过了联邦职业教育法,它规定德国的所有企业都应该申报一种资质,叫教育型企业。企业跟学校联办职业教育,政府考察之后就授予企业资质,每教育出来的一个职业教育的学生,联邦给你补贴4000到6000欧元,每一年联邦准备了4.5亿欧元的预算来干这个事。

那这个事在中国能干吗,还真有过:企业愿意联办的,政府给补贴,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大量的公司开办虚拟学校,到各处去收身份证,到政府那儿去骗补贴。所以在中国这个转型国家,就是这样,很多制度看着非常好,但你一拿来,它就变质。

兴趣引导的教育和高考存在的内在冲突

那中国教育还有救吗?

很多人都知道,怎么样推进教育?这还用讲吗,增加孩子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是只要兴趣的培养遇上高考这道大门的时候,他就会碰得头破血流,为什么?因为高考这个铜墙铁壁的背后有两个潜在的逻辑,想敲开这扇门吗?这两个东西你不能缺,第一个东西叫复习,第二个东西叫奖惩。而它们就是扼杀兴趣的凶手!

我们先说复习。习这个字,繁体字“習”,鸟数飞也,这是《说文解字》上的解释。小鸟想学会飞怎么办?反复练,可是漫长的进化史赋予所有动物一种本能,就是反复出现的刺激,它一定木有兴趣。

环境、所有的刺激,只要反复出现,它就判断安全,安全的刺激它就自动忽,否则它的神经系统就会过载,它要去寻找全新的刺激再来做反应,所以重复就是最好的扼杀兴趣的工具,这是复习的作用。

还有奖励。考满分,登榜首,女同学看你的眼光都不一样。但这些外在奖励的反复重复,就是失去了内在的刺激。简单的道理,吃伟哥吃多了,你自己就不行了,就这么简单!

也就是说,兴趣引导的教育和高考,背后的逻辑之间是有内在矛盾的。

点燃兴趣的一点点希望

郑也夫先生在《吾国教育病理》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思路。

先说结论——根据郑也夫先生的判断和学术上的研究,等什么时候我们的教育从智力教育,变成了情商教育,等什么时候我们的教育,从过度干涉地、伺候地太勤的教育,变成一种袖手旁观似的,更温煦的,看故事的,旁观者似的教育,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

为什么说情商教育更重要?比如说悲观和乐观,以前悲观情绪是很重要的,因为它意味着你对事情有更紧密的筹划,对很多事情做更安全地判断,而过于乐观,也许你行为就很粗疏。可是现代社会呢,乐观往往更有利于协作。你看,这就是情商大转移啊,情商的价值比智商要重要得多得多。

可是我们现在社会的教育是单向的智商教育,而不是情商教育。情商教育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伙伴在一起,去游戏,去做活动,去做文娱活动,去做愉悦的事情,去彼此之间进行协作。而现在,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残酷的战场,还好意思说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对吧!

还有一个,创造力。但它既不可测量,也不可识别,更不可培养。创造力在它发生的那一瞬间,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叫创造力,比尔盖茨退学的那一刹那,所有同学都嘲笑他是傻子,这才对,他才叫创造力;乔布斯一定是一个性格特异的人,这才叫创造力。

所以如果这样去理解创造力,我们还要培养创造力的话,那教育该怎么转型?很简单,不干涉,不要去试图培养创造力,给选择,造环境,让他想要什么可以更轻易地、低成本得到即可,这就是好的教育。

美国维茨金写了一本《学习的艺术》,这人是一个神童,13岁就拿到了国际象棋的国际大师的称号,后来又成为中国的太极推手的国际锦标赛冠军。但他在书里说,我这个人呐,其实既不是真懂棋,我也不是真懂太极,我真懂的就是学习。

他在书里讲到一个细节,讲到所有的专业棋手都是从开局开始学,怎么摆子,刚开始开局有几种开法。但他非常幸运,老师让他从残局学习,基本上就几个子,这样他感受到的是这个棋盘上千变万化的那种精妙。这样的学习不是面向结果的,而是面向这种精妙的。

他说,我在学习的过程中,找到的是一种知识、创造力和灵感、直觉之间的均衡。而所有从开局开始学棋的棋手,他心里只有胜利这样的一个结果,而我心里是没有的。追逐胜利结果的那些人,他有一种很危险的心理暗示,把他导向既不知道什么叫勇敢,也不知道什么叫创造的一种很苦逼的棋士生涯。他说,而我没有这样。

对呀!未来的世界需要各种奇思妙想,需要由兴趣引导的各种人格的魅力的爆发,需要我们从生命深处生出来的那种火光,对整个世界的照耀,所有这些东西哪是现在的教育体系、现在的大学能够给得了我们的呢?

END

分享到: